去產能後效已現:廣東罷工頻發 一年內翻倍

【博聞社】總部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提供的數據顯示,去年一年中國境內罷工次數達2,774次,約為2014年的兩倍。廣東省有世界工廠之稱,勞資糾紛事件的發生歷來不少見,去年廣東警方打壓勞工NGO、抹黑「工運之星」負責人曾飛洋,但基本沒有影響工人們維權的積極。

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勞資糾紛通常高發於民企和外企,鞍鋼作為國企發生罷工較為罕見,或與中國政府最近去產能有關。

據報道,2月17日,廣東省廣州市的鞍鋼聯眾不鏽鋼有限公司兩千餘名工人發起罷工。事件起因是鞍鋼認購台灣聯眾不鏽鋼有限公司60%的股權。不久後,鞍鋼開始裁員和增加工作量。去年12月,鞍鋼以經營困難為由搞待崗政策,待崗人員只能拿到廣州市法定最低工資的80%。今年2月15日,公司又宣布將實行基於業績的新的薪酬體系,工人到手的工資更少了。這一變化成為罷工的導火索。罷工持續一個星期,網傳照片顯示,工人手持「拒絕調減低薪」、「買斷工齡,重簽合同」等條幅聚集在工廠內外,有警察在附近戒備。據中國勞工通訊報道,廣州當地警方將這次罷工定義為非法抗議,並威脅不解散就抓人。鞍鋼也書面警告了至少100名抗議者,並給返回工作的工人以100元獎勵。同時,鞍鋼承諾恢復過去的薪酬體系。

近幾年中國整體經濟下滑,企業訂單數下降,不斷有企業出現裁員、遷廠甚至倒閉的情況。去年一年,廣東東莞市共有268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關停、破產、註銷。在外資企業方面,東莞去年全市關停、外遷外資企業362家。有媒體質疑東莞有出現「倒閉潮」的跡象。

產能過剩是中國經濟面臨的另一大問題。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四大產能過剩行業(煤炭、鋼鐵、有色和水泥)的存量有息負債達5.4萬億,其中銀行貸款2.8萬億,債券1.6萬億,信託等非標約1萬億。這些債務是依靠市場消化還是財政救助,至今仍未定奪。目前已知的是,2月25日,工信部部長馮飛稱,中央政府決定設立工業企業結構調整專項獎補資金,資金規模是兩年1000億元,用於去產能、處置「殭屍企業」過程中的職工安置。「殭屍企業」,是指已停產、半停產、連年虧損、資不抵債,主要靠政府補貼和銀行續貸維持經營的企業。

去年起,中國有不少專家學者預言中國將在今年迎來第二次「下崗潮」。今年初在媒體上傳播甚廣的一篇財經記者報道《「殭屍企業」關閉在即!百萬人工作中央揪心》也稱:「假設極端情形,當前虧損企業在未來兩年全部關閉,將新增失業564萬人,年均新增282萬人。」但是這一觀點立即被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反駁,並引數據稱去年1到9月,中國城鎮新增就業1066萬人,表示新增就業人數遠大於失業人數,就業市場足以重新安置失業人員。

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本身也是位於廣東省深圳市的一家NGO機構,然而它的所長劉開明卻對美國之音表示,「NGO在工人罷工的問題上影響不大」。他認為,廣東省市場化程度在全國是最高的,勞動力充分市場化。但是工人不像企業有行業協會和政府保護,是「一盤散沙」。他說:「在這種情況下,企業方就比較強勢,工人方就比較弱勢。這樣的話就導致勞資方對工人剝削就比較嚴重,勞資衝突就比較多,這是最主要原因。另外也跟廣東這邊工人獲得信息的渠道比較多,這樣的話他權利意識比較強,這有關係。而跟NGO我覺得沒有什麼關係。」

劉開明還談到,工人自身「有非常好的鬥爭策略」,罷工也「基本都是工人主動發起的」。

去年12月,廣東警方密集逮捕了近20位勞工NGO的負責人和工作人員,並對相關工作地點進行了搜查。其中包括佛山唯一工傷維權組織「南飛雁」社工中心負責人何曉波、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及員工朱小梅。這是繼去年5月30日廣東勞工權益保障人士、「工維義工」創辦人劉少明被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刑拘,後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遭批捕之後,廣東當局對勞工NGO的第二輪打壓。

當局此舉被認為是削弱維權群體的依靠,但沒可能淡化勞工矛盾,隨着經濟進一步下滑、更多人躋身失業大軍,社會不穩定因素還會繼續增強。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