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峰會上 昔日金日成的保鏢控訴朝鮮侵犯人權

金正日【博聞社】重點關注國際人權問題的日內瓦年度峰會於2月23日召開,曾為朝鮮前領導人金正日的貼身衛士之一的李永國(Lee Young Guk)在會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朝鮮嚴重的人權危機。

德國之聲報道,現年54歲的李永國參加了本年度國際人權峰會,在會上發言,向峰會發出清晰的呼籲。他的目標是,提醒世界關注朝鮮國內的嚴重侵犯人權現象、將現在的領導人金正恩送上國際刑事法院。金正恩是他曾以自己的生命保護過的那個人——金正日的兒子。

李永國(Lee Young Guk)曾為金正日服務過十年,目前生活在韓國首都首爾,他曾前往各地講述自己的故事。

據報道,被選入金正日貼身保鏢圈時他還是學生。當時所有學校均實施了一項大規模挑選程序,為國家奠基人金日成之子金正日選出貼身保鏢。所有候選人都需通過嚴格、全面的體檢,體能和性格都同樣重要。李永國在日內瓦的會議上告訴說,最重要的則是家庭背景,要調查清楚,家庭成員及親戚中是否有政治犯,或有人出逃韓國。

李永國陳訴說,他和其他被選中的人一起,都要接受專為這一職業進行的準備訓練,以及洗腦程序。他說,他們被告知,金正日是神一樣的人;他想像,金正日必然高大魁偉,但,當他第一次見到金正日時,得到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印象。金正日當時不到40歲,精力充沛,不拘小節。他說,金正日”講話粗魯,根本不是我期待中的那樣一個人”。

金正日時不時會同他和其他保鏢打招呼,寒暄一番。李永國回憶道,金正日同他們交談,有時會問某人冷不冷;保鏢們相互競爭,希望得到這位被保護人的”好感”。他指出,就朝鮮情況而言,作為國家領導人的衛士,他們的生活要好很多,供應有保障,不像民眾中的大多數人那樣吃不飽飯。

報道說,不論保鏢們享有何種優惠待遇,他們也始終生活在恐懼中。他們隨時擔心會不會犯錯,從而招致飛來橫禍。因為,即使是雞毛蒜皮的小差錯也有可能帶來嚴重後果,並殃及全家。李永國表示,金正日是一個情緒性人物,非常殘忍,毫無憐憫之心,如果有人在他身後談論或譏笑他,他便會讓當事人在一夜之間消失,即使是親信也不例外。當然,李永國的這一陳訴尚無法證實。他在講話時目光總是向下,不看對方的眼睛。他講話時,他的手總是一刻不停地動換。

1988年,李永國的保鏢生涯戛然而止。他不得不離隊,原因並非是他不稱職,而是因為他的表兄弟得到了金正日貼身司機這一職位。當局禁止兩名家庭成員同時是金正日的貼身服務人。這樣,李永國10多年來首次離開平壤,離開那個權力家族的黑暗圈子,離開他曾在其中度過了10年以上的”金籠”。在此期間,他不允許與家人有任何聯繫。

李永國說,離開平壤後他才看清了國內實情,對舉國窮困狀況驚訝無比。他看到,當保鏢的這些年裡,外邊沒有任何變化,人們像以前一樣窮愁潦倒,甚至餓死。他心裡首次出現了對當局的懷疑。他以沉重的語調說,在媒體和官方機構對外一再宣傳金正日如何因民眾挨餓而流淚,實際上,金正日生活奢靡,揮霍無度。

報道介紹,離開金正恩的衛隊後,李永國在政府機構中得到一個低級職位。他利用此前的經歷,設法離境。由於曾當過金日成之子的貼身衛士,他仍享有某些優惠待遇。1994年,他得到去中國的簽證,計劃從那裡逃亡韓國。但是,計劃落了空。他說,他被人告了密,告密人曾許諾幫助他,最後卻向當局出賣了他。他被押回朝鮮,送入被稱為”第15營”(Camp 15)的耀德(Yodok)勞改營。

他說,勞改營里,囚犯們被當成動物,甚至還不如動物。他說,他曾不得不吃老鼠和蛇,以不致餓死。每兩星期就會有成排的囚犯被拉出去槍決,而所有其他囚犯都必須到場,有時,距離被槍決的人不到10米。

他在勞改營里共呆了4年零7個月。然後,他被釋放。他說,他根本沒有考慮再一次逃跑,因為,在勞改營里的經歷讓他不寒而慄。

事情的進展到底還是有所不同。他告訴說,他的住房、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聽。有一天,安全人員試圖逮捕他。不過,他沒有說明是為什麼。他說,雖然他被戴上了手銬,但仍成功逃離,越過邊界,逃入中國。

自2000年5月起,李永國生活在韓國。將他同家鄉分隔開的只是數十公里。直到今天他都害怕朝鮮政府,即使是在日內瓦的人權峰會期間他也擔心,自己是否受到跟蹤和監視。但他表示,他不會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