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韩少功:中国满地都是个狗主义

作家韩少功
作家韩少功

【博闻社】中国著名作家韩少功一篇文章近日热爆内地网络。题目是《中国满地都是个狗主义》。转刊此下以供欣赏:

有一种说法,称国门打开,个人主义这类东西从西方国家传进来,正污染着我们的社会风气。这种说法其实有点可疑。我们大唐人的老祖宗在国门紧缩的朝代,是不是各个都不贪污、不盗窃、不走后门?那叫什么主义?

欧美国家确实以个人主义为主潮,让一些博爱而忧世的君子扼腕叹息,大呼精神危机。不过,这一般情形来说,大多数欧美人自利,同时辅以自尊;行个人主义,还是把自己看作人。比方说签合同守信用,不作伪证,不随地吐痰,有时候还跟着“票一票”绿色环保运动抗议核弹或热爱海鲸。

欧美式个人主义我们尽可以看不起,但可惜的是,在我们周围,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签合同不守信用,是毫不犹豫地作伪证,是有痰偏往地毯上吐,是不吃国家珍稀动物就觉得宴席不够档次。更为严重的,是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在干部的率领下制造假药——你说这叫什么主义?恐怕连个人主义也算不上,充其量只能叫个狗主义”——不把别人当人,也不把自己当人。

有些人一辈子想有钱,却没想怎么当一个有钱“人”。

人和狗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说人活着不过就是饮食男女,那么狗也能够“食色性也”,并无差别。细想人与 狗的不同,无非是人还多一点理智、道德、审美、社会理想等等。一句话,人多一点精神。西方的现代化绝不是一场狗们的纯物质运动,从文艺复兴开始,到启蒙运 动,到宗教改革,他们以几个世纪文化的精神准备来铺垫现代化,推动和塑造现代化。

有些西方人即使沦为乞丐,也不失绅士派头的尊严或牛仔风度的侠义,这就足见他们的骨血中人文传统的深 厚和强大。与此相反,我们的现代化则是在十年文化大破坏的废墟上开始的,在很多人那里,不仅毛泽东思想不那么香了,连仁义道德、因果报应也所剩无多,精神 重建的任务更为艰巨。我们不常看到乞丐,但不时可以看到一些腰缠万贯者,专干制造假药之类的禽兽勾当。

没有一种精神的规范和秩序——哪怕是一种个人主义的规范和秩序——势必侵蚀和瓦解法制,造成经济政治 方面的动乱或乱动,就像打球没有规则,这场球最终是打不好的,打不下去的。以“社会”为主义的国家,欲昭公道和正义于世,理应比西方国家更具精神优势,能 为经济建设提供更优质的精神能源——起码应少一些狗眼看人、狗胆包天、狗尾摇摇以邀宠之类的狗态。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注:

韩少功出生于湖南长沙,初中毕业后到湖南汨罗县下乡插队,后调汨罗县文化馆工作,1978年考入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在湖南省总工会工作,任《主人翁》杂志编辑、副总编。后任湖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并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理事。

1988年调到海南省,任《海南纪实》杂志主编,《天涯》杂志社长、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席、海南省文联主席,曾兼任省政协委员、常委和省人大代表等职。他现在过著“半世俗半隐居的生活”,一半时间生活在汨罗农村,一半时间生活在城市。

他的作品主要以文革时的有关经历为素材。八十年代他首倡寻根文学,是中国新时期文学代表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曾多次获得中国和外国的奖项。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