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時代已過 前東德國安部檔案館即將關閉

竊聽風雲【博聞社】德媒說,怎樣處理前民德國家安全部遺留下的秘密文檔從來就是一個極富爭議的話題。當時還從未有一個情報機構的遺留文件走入公眾的視野,受到社會的評判。兩德統一後最初的幾個月里,也有人試圖阻止將當年的秘密文檔公佈於眾。東德當年的肇事者已開始銷毀文件;而民權人士則及時衝擊並佔領了秘密文件中心,因此這些文件得以免遭更大不幸。

德國之聲報道,本周二(4月12日),聯邦議院委託的一個專家小組作出建議,將這個存在了25年之久的文獻檔案館逐漸合併進聯邦圖書館,而合併過程將在下屆政府任期結束前完成。這些年來,檔案館接待了大量的受害者查看自己的檔案,但數據也顯示,查看檔案的申請一直在下降。

1991年成立了”施塔西檔案機構”,也就是前國安部秘密文件閱覽館。該館的首任主任便是現任德國總統高克。從1991年至2000年高克接受聯邦議院的委託擔任”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安部文檔聯邦專員”。之前高克在民德的最後一屆人民議會裡擔任一個特別委員會的主席,負責國家安全部的解散事宜。

如果按照時任聯邦總理、也被稱為”統一總理”的科爾的意願,國安部的秘密文件將永久性封存下去。這倒不一定是出於政治或個人原因,而是同西德對法律理解的傳統一脈相承,即如此重量級的國家秘密文件必須封存而不能公開。但當年的民德民權人士,尤其是那些統一社會黨(SED)獨裁統治的受害者則堅持認為,這些文件必須重見天日。
1992年高克在柏林行政法院再勝一案,法官裁決,為他的機構而頒布的新法律比現行聯邦德國有關數據保護的法律享有更高的地位。在這一法律基礎上,人們閱讀有關自身的秘密文檔的門檻大大降低。

總體而言,國安部秘密文件機構成立25年來取得的成就受到公認,它為東歐許多國家,甚至拉美以及中東地區怎樣走出本國獨裁統治的歷史陰影,樹立了榜樣。使用文檔提供的證據可以將當年的肇事者捉拿歸案,還歷史公正;受害者也拿出證據證實自己受到政治迫害並影響職業生涯。它也為受害者進行資金賠償提供了線索。

報道認為,重大揭露的時代早已成為歷史。高克的繼任們更將工作的重點聚焦在獨裁統治的研究方面。今後,有關的研究將在重新整合的機構里繼續下去。

秘密文件檔案館的3名主任高克、Marianne Birthler和Roland Jahn(從右至左)
秘密文件檔案館的3名主任高克、Marianne Birthler和Roland Jahn(從右至左)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