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聞評論:做新聞和言論自由的衛士還是敵人?

香港媒體人爭新聞自由示威
香港媒體人爭新聞自由示威

【博聞社】5月3日是世界新聞和言論自由日,當然因為政治的原因,這一天在中國內地,絕少人會有此意識,會想起它的蘊含。但作為媒體和媒體人,博聞社和博聞編輯記者沒有忘記。

一年之計在於春。這個春天,巴拿馬文件為2016年,甚至今後相當長的時間定下了報道的基調。

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為世界傳媒業帶來了春天的同時,也向全球媒體的同行們,應該具備怎樣的新聞價值觀,作出了榜樣,樹立了典範。

由來自全球400多位媒體同行參與了巴拿馬文件的聯合調查;不知何故,享譽全球的《紐約時報》,卻沒有參與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組織的這項跨國行動。

但是《紐約時報》的優秀記者們,卻捷足先登,率先披露了參與巴拿馬文件的調查團隊是如何開展工作的,以及巴拿馬文件的真正「甲方」——莫薩克 馮塞卡的前世今生。

巴拿馬文件的更多細節將於5月9日再次公布,但是我們似乎已經部分知曉了巴拿馬文件背後的文章;在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的背後,是不是也存在着某種程度的秘密甚至「陰謀論」?

也許《紐約時報》的記者們,倒是也應該調查一下,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為何當時沒有邀請《紐約時報》參與巴拿馬文件的調查項目,而將其「擋」在「莫薩克 馮塞卡律師事務所」的大門以外?

假設沒有《南德意志報》,假設沒有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假設沒有那位最神秘的匿名者,那麼巴拿馬文件,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大白天下」?

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
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

同樣,假設沒有阿桑奇和斯諾登,有多少秘密將會永遠「成謎」?

無論如何,還是應該感謝阿桑奇和斯諾登,應該感謝那位最神秘的匿名者!應該感謝《南德意志報》,應該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甚至也應該感謝《紐約時報》!

但真正應該感謝的是億萬富豪索羅斯,是他創立並且資助了國際調查記者聯盟!

來自五湖四海的400多位國際記者們,即使他們純粹是義務勞動,他們也需要吃喝拉撒;即使他們不願意苟且偷生,他們也需要最起碼的生存保障。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得以茁壯成長和未來更加健康發展壯大,絕對離不開這位億萬富豪的慷慨解囊義舉。

因為廣告大幅下滑甚至無人問津和財務狀況常常入不敷出等原因,尤其因為「敏感」報道而被相關國家和地區封殺,全球範圍內眾多媒體紛紛關門停業。

包括《南德意志報》在內的傳統媒體,每況愈下;新媒體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不靠歪門邪道而靠堂堂正正用雙手和智慧以及長年累月的不懈努力,終於修成正果締造了財富帝國的億萬富豪們,到底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財富觀?到底應該用這些財富做些什麼?

誰是下一個阿桑奇?誰是下一個斯諾登?誰是下一個匿名者?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的下一個「Impossible Mission”是什麼?下一個「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又將何時才能成立?何地才能出現?誰是下一個索羅斯?

與全球到底有多少個「莫薩克 馮塞卡」和有多少份巴拿馬文件,甚至到底有多少財富相比;上述諸多問題才更加重要!

每年的5月3日,是世界新聞和言論自由日。

新,不容易;聞,不容易。

新聞不容易;新聞自由更不容易!

言,不容易;論,不容易。
言論不容易;言論自由更不容易!

因為充滿危機、威脅、風險和健康惡化等原因,新聞記者已經連續三年榮登世界最差職業榜首;但是,為了揭秘真相和直面現實,尤其是為了捍衛記者這一神聖職業的全球同仁們,即使隱姓埋名,窮困潦倒,甚至冒着生命危險,也在所不惜,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在最後一次白宮記者晚宴上,儘管美國總統奧巴馬很不情願地,對媒體如此尖刻挖苦:「有關特朗普的報道篇幅,與其作為總統候選人的嚴肅程度相稱」;但是,奧巴馬更願意非常嚴肅地盛讚記者們,為恪守新聞標準和價值,而抵制種種壓力,並為此付出了昂貴的代價。

不能讓權力之力擋住真相
不能讓權力之手擋住真相

也許為了迴避「某些」國家對美國政府「陰謀論」的猜測,儘管奧巴馬沒有褒獎披露巴拿馬文件的國際調查記者聯盟,但是他還是特別向晚宴座上賓、曾被伊朗囚禁的美國記者,表達了自己由衷的尊敬和致意。

無論「象驢大戰」最終鹿死誰手,奧巴馬還特別代表明年白宮的新主人,做出了莊嚴的承諾:「美國政府將繼續爭取讓被迫遭到關押的記者獲釋」。

總部位於巴黎的記者無國界組織已經拉響了警報,全球新聞自由度「沉重且令人不安」下滑;位於全球新聞自由度版圖上黑色區域的中國大陸,「共產黨將迫害正帶向新高峰」,記者遭綁架和強迫電視認罪,並且很有可能使其親朋好友被恐嚇和協迫,而陷於危險之中,甚至株連九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謂媒體「愛黨姓黨」的極權觀點,成為關於中國報道的緊箍咒,甚至中共跨境執法的借口;也正因如此,習近平更被評為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敵人。

而根據另一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最新報告,全球享有新聞自由人數的比例,創10年以來的新低;若以人口比例計算,亞太地區每20個人中,只有1人生活在新聞自由的地區。中國則多次蟬聯新聞不自由區和需持續關注的國家。

一個在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幾乎墊底的泱泱大國,同時也是全世界關押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其網民數量卻排名第一,但是如何「網議」,都有可能遭至牢獄之災。

春光無限好;「這一屆」人民卻無法真正擁有「春天」,尤其是四月的「天」。

香港書商從神秘失聯,到電視認罪;

香港《明報》從「明明白白」,到「不明不白」。

「毒疫苗」事件還未平息;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卻提前倒在了「軍民魚水情」的武警醫院。

「倒習公開信」雖沸沸揚揚似無果而終:巴拿馬文件公布至今,多名中國現任和前任領導人雖捲入其中,卻依然「裝聾作啞」。

也許,身着迷彩服的習近平並不可怕;無孔不入的網絡威懾力,才真正讓人後怕和不寒而慄。

這個世界,需要真相;這顆星球上的人類,需要真實地活着。

需要有人,說出真相;需要有人,道出真實。

中共權貴後人紛持香港身份
中共權貴後人紛持香港身份

即使在96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這一屆人民」真的「不行」;他們同樣需要真相 ,同樣需要真實地活着。至少應該告訴整個世界,告訴「這一屆人民」:皇帝到底有沒有穿新裝?!

這是約瑟夫 普利策設立普利策獎的初衷:「照亮黑暗的角落,深刻地承擔責任,並着力解釋這個亂世。」

這是「無稿可發」的「北大青年」被刪除的內容:「不容易的是,我們是一家不願意寫官僚文章的校園媒體。話容易說,不容易的是講真話,更難的是堅持講真話;但是我們相信,堅持講真話,對別人有利,於自己也不吃虧,我們會好好堅持。我們相信,講真話是真正的好話。」

在一個充滿風險、威脅和恐嚇的環境下,更加需要的是理性、客觀和公信!捍衛新聞價值和言論自由,媒體人責無旁貸,博聞社任重道遠!

儘管博聞社的聲音遠遠小於內地讀者渴望自由的吶喊;但是基於對新聞價值的專業判斷,本社同仁將秉持已發出微弱光芒的火炬,將黑暗的地方照得更廣,照得更亮!

我們也呼籲中國政府和中共領導人,要順應潮流,做新聞和言論自由的衛士,而不是敵人!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