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50年:戚本禹否认曾追求毛泽东江青的女儿李訥

戚本禹临终前在医院
戚本禹临终前在医院

【博聞社】4月底在香港出版的《戚本禹回憶錄》,是中央文革小組最後離世成員戚本禹的遺著,這本回憶錄分上下兩集,共60多萬字,當中有戚本禹對文革中多個關鍵歷史時刻的回憶,也有他在出獄後與相關人等核實、探討的歷程,當中提到毛澤東夫人江青當年對他由賞識到交惡的過程,他也試圖解釋困擾他後半生的問題,自己究竟為什麼會被打倒?

早前有一篇戚本禹〈回憶江青〉的文章在網上流傳,部分內容與回憶錄中重疊。1950年,19歲的戚本禹獲就讀的勞動大學(中央團校的前身)選送至中南海做見習秘書,當時江青是秘書室副主任。戚本禹對江青印象一直很好,該書充滿大量對江青的溢美之辭,也稱粉碎「四人幫」時江青是「遭到非法拘捕」。

讚江青「把主席照顧得那樣好」

「在文革中,江青把我抓起來了,我很是氣憤。如果從個人恩怨來說,我完全可以像金敬邁(作家,文革中遭迫害)一樣把江青大罵一通。但我不能這樣做,不說其他,就憑她當年在中國革命最困難的時候投身革命,在主席(即毛澤東)最困難的時候,把主席照顧得那樣好,我也不能埋怨她什麼。 」除了這種因崇拜毛澤東而「撐江青」外,戚本禹還和江青同為山東人,戚一般是透過江青向毛報告工作。

否認追求李訥 稱自己作風自律

當年有謠傳「戚本禹是江青女婿」,因為毛澤東與江青的女兒李訥常去與戚本禹談論歷史,盛傳「戚本禹想追求李訥」,江青一笑置之說,「這麼說,我還是丈母娘了。」戚本禹在回憶錄中稱,自己生活作風自律,當年已是有婦之夫,不會有此妄想。

1966年冬,江青忽然向中央文革小組成員主動談起她的情史,在場有張春橋、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和穆欣。江青提到,自己永遠難忘與俞啟威的初戀,雖然兩人未能結婚,但俞將她帶上革命道路。俞啟威後改名黃敬,中共建政後曾任天津市長、機械工業部長,是現任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之父。江青又說,前夫唐納對她限制多多,她覺得「封建」而提出離婚。不料,戚本禹指這些經歷日後也變成「搞江青黑材料」的罪狀之一,在回憶錄中形容是「禍起蕭牆」。

戚本禹追悼会现场
戚本禹追悼会现场

1967年,武漢造反派圍困王力,後又圍困毛澤東下榻東湖賓館的「7.20」事件發生後,王力、關鋒均被隔離審查,戚本禹也自覺形勢不妙。江青對他說,「這次你高興了,沒有你的事了,但你也要注意哩。」並建議他主動向毛澤東作檢討。戚本禹就致信毛,承認自己未察覺王、關「左傾盲動」錯誤,願意「永遠做一個忠於毛澤東思想的小兵」。過幾天,毛回覆並批示道,「已閱,退戚本禹同志。犯些錯誤有益,可以引起深思,改正錯誤。」

戚認為,毛仍稱他是「同志」,但幾個月後就決定審查他,是因為毛曾與北京衛戍區司令傅崇碧談話,傅當時因負責轉移保護被鬥的老幹部而受江青批評,毛問他「誰批你?」傅崇碧不敢講江青,就稱「戚本禹他們都批過我」,毛回應稱「不要怕他們」。戚本禹事後才知此事,但他也原諒了傅崇碧,認為「他也是沒有辦法」。

銷毁江青情史 反被疑蒐黑材料

同年下半年,有群眾在北京圖書館找到國民黨時期舊報紙,上有對江青的報道,戚令下屬拿去封存銷毁,上海也查到同類報道,被送到戚處,江青卻因此懷疑他蒐集自己黑材料。之後,江青請他看電影《黑桃皇后》,內容是一個野心勃勃的青年,千方百計想打探女主人秘密,結果釀成悲劇。看完電影後,江青與他握手說,「那麼,再見了。」戚當時已知道是在「告別」。1968年1月,戚本禹就被「隔離審查」。

香港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