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香港回歸後警察淪為政治工具廉署也難倖免

香港警察

【博聞社】英國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刊登評論文章《警方到底站在誰一邊?》指出,自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後,一向令到港人尊敬的香港警察,已經因為他們所服務的政府,最終需要服從中國共產黨掌權的中央政府,從而導致為數3.3萬名的警力,難免被批評淪為政治化。而在中國大陸,警察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它的政治立場:擁護共產黨當政。

評論還進一步指出,香港廉政公署的中立性亦飽受懷疑,尤其是廉署一名高層調查主任先被調職(後來自己辭職)的風波,引發公眾的疑問。官方的說明雖然指她(李寶蘭)能力,但不少輿論認為,她真正的缺點,就是對香港特首梁振英私下接受5000萬元港幣一案窮追不捨。梁振英辦公室否認梁振英在此事上違法。

文章指出,對大陸的批評者而言,香港警方已經越來越受到來自北京的政治左右。2002年,受到中共遏制的法輪功分子,其中有數個信徒因為在香港中聯辦門外打坐念經而被判阻礙罪名成立,但上訴之後得直,因為上訴庭法官認為被告並無構成阻礙的行動。2011年當李克強仍然是副總理的時候訪問香港,警察費儘力氣把他與示威群眾隔開;今年當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時,警方又再故技重施。

文章引用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中心的數據指出,自從2007年之後,警方在公眾心目中的民望,逐步下跌,經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後,更從回歸時的差不多75%下瀉至21%。警察民望暴瀉其中一個主因就是在雨傘運動中對示威者採取暴力。

警方在雨傘運動期間,更出動了平時只對付黑社會分子的反黑組警員參與行動,這些警員其中7個人,就被電視機拍攝到在黑暗的角落拳打腳踢雙手被反綁的示威者曾健超。警方事後還拖拖拉拉的延至一年之後才願意交出自己的同袍接受法律審訊,這對警察本已惡劣到極的形象,等同自己潑自己的髒水。

此外,文章還指出,警方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擺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也遭到了社會的抨擊。猶有甚之,文章指出,明顯涉及政治因素的書店5人失蹤案件,警方卻交給一個「失蹤人口組」跟進,而不是一個權力更大的反黑組,因後者才可以跟大陸人員聯絡,進行跨境的罪惡調查。

文章說,香港人普遍相信中共的觸鬚正伸入每個角落,銅鑼灣書店其中一人林榮基說,自從他返回香港之後,經常遭到神秘人士的跟蹤;有些支持雨傘運動的刊物報稱遭到黑客及其他方面的騷擾。香港政府更在7月14日規定,所有參加9月立法會選舉的人必須簽署一份確認書,承認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用意顯然是對付一小撮但聲音越來越大的港獨支持者。

經濟學人的評論最後指出,在如此不安和焦躁的氣氛下,只會孕育出一代更傾向與警察正面對抗的示威者,而警察本身則預料自己將越來越容易成為示威者暴力發泄的對象。今年2月,警察在旺角需要使用警棍胡椒噴末甚至鳴槍兩響來驅散為無牌小版發聲的示威者。中國歸咎這是分離分子的所為,但文章指出,公眾對政府逐步喪失信心,只會增加動蕩的風險。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