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貼吧停止商業運營 運營商抗議索賠

xuvz-fxutfpf1180737

【博聞社】今年上半年,因「血友病吧」事件及「魏澤西」事件,百度的商業運營功能引起社會熱議。7月7日起,百度貼吧停止代運營合作,原合同有效期內的代運營貼吧,合同到期後將關閉吧內商業運營功能。

8月1日起,70多個地區的百度貼吧運營商開始動身奔赴北京,他們之前在網上通過發帖相告,然後組成微信群組,逐漸形成規模後決定前往北京直接抗議。他們的訴求很明確:希望終止貼吧商業化合作的百度賠償損失。

8月2日,這些運營商被請進了百度大廈會議室,但等待他們的並不是一次溝通和說明。據參加了抗議的河北地區運營商張先生介紹,百度方面派出了一幫「法務」人員,然後由百度大客戶部經理曾華向這些運營商照本宣讀了《關於百度貼吧停止商業認證後續處理辦法》——這是百度7月31日發送給各地區貼吧運營商的郵件。

「在曾華一字不差地念完後,百度開始讓保安把我們轟了出來。」張姓代理商稱沒有任何溝通存在,「先是把我們轟出了大廈,其後又被轟出了園區,在這個過程中幾次與保安發生肢體衝突。」

8月3日,眼見溝通無望的代理商們開始找來白T恤、白襯衫或者白浴巾,用馬克筆醒目地寫上「百度無恥」、「百度欺詐」和「百度還錢」等,前往百度門前抗議。當日氣溫一度高達36度,這些運營商先是圍繞百度園區內抗議,其後在飯點時前往超市、飯店和地鐵站等,以吸引更大的關注。下午15點,他們聚集到百度大廈南側,商討下一步對策:先去各大媒體大廈找媒體、再找網信辦和工商局等百度的主管單位。這些運營商訴求很明確:一是讓百度賠禮道歉,二則是賠償終止合作後造成的經濟損失。

運營商稱,百度在終止合作前並沒有任何形式的徵求意見以及溝通,導致自己損失慘重。

損失主要分為兩層。據參與抗議的蔡姓運營商稱,首先是沒有任何提前的溝通和協商,百度直接對媒體宣布終止後引發了下游的廣告主撤資,不少廣告主向運營商解除合作,並要求違約賠償,「百度在郵件里說可以到下半年結束後自動終止,但消息一出誰還敢找你合作廣告?這是明擺著的損失。」

其次,運營商認為貼吧商業化是不成熟的新模式,並且在勸說自己加盟時,百度方面也坦承處於摸索階段,不能保證第一年就盈利,百度方面的說辭是「第一年不保證賺錢,第二年持平,第三年盈利。」

參與抗議的山東地區趙姓運營商表示,上述百度說辭來自2015年9月召開的「贏未來-百度地區吧主大會」。在這個會上,百度方面表示將和各地區運營商達成戰略合作。但即便是戰略合作,運營商也只能以一年一簽的形式與百度合作,其中還缺乏百度違約情況的條款。「當時覺得百度這麼大一家上市公司,不能騙你的。所以百度跟我們說一年一簽的戰略合作,我們也很相信。於是轉頭我們也和廣告主們簽戰略合作,一簽5年,並讓廣告主一下子先打2年預付款。」趙姓運營商說。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2016年1月爆發的血友吧事件後並未受到衝擊的貼吧商業化,在2016年4月底的魏則西事件後遭遇徹底整改。百度要「壯士斷腕」,但對於已經簽下合作的運營商來說,代價可比「斷腕」慘烈得多。

上述山東地區的趙姓運營商告訴記者,自己在接下貼吧運營前,已經有了不錯的積蓄,原本開一輛賓士,但為了用更大的資金拿下更多的貼吧運營,他賣掉賓士換成二手夏利……現在,他只剩這輛二手夏利。

另一位拿下河北某地區貼吧運營權的張女士此前從事建築行業,在接觸貼吧運營後她覺得「這和文化更沾邊」,於是拿出數年積蓄開始運營,招了13個人,租了正式辦公室,配備了百度方面建議的IT設備。現在的結果是不僅損失了30萬家庭存款,還外欠30萬。「我不要求百度賠償所有的損失,或者招人租辦公室的成本都不用,但簽了一年約,運營半年後被告知終止,運營花費的30萬賠償20萬不過分吧?」張女士問記者。

實際上,這次前來抗議的運營商以縣級吧代理居多。據他們介紹,一個縣級吧的起價是20萬元左右,並以活躍度為基數有不同價格——山西一個不知名縣級吧因為活躍度高,價格高達60萬。如果運營市級吧,成本則更為高昂,因為報價基本在百萬元以上。

如果對前來抗議的運營商做個歸納總結,多半能發現他們所運營的地區吧,一般是不太知名的五六線地區。這實際上也是最初讓運營商們認為有利可圖、盈利可期的原因。據抗議現場的運營商介紹,他們所運營的縣級地區因為知名度不高,缺乏相應的關注度和門戶網站,運營一個地區吧,其實就是運營當地門戶網站,並且因為地區貼吧的活躍度和歸屬性,廣告效果也不錯。不過運營商們也被百度方面提醒過,廣告不能強上硬上,一般需要低調運營半年,贏得貼吧用戶信任,再嘗試逐漸商業化。

其實早在2015年9月召開正式大會以前,百度方面就已經讓部分地區運營商在試水。據山東地區趙姓運營商稱,他早在2014年11月就和百度方面簽訂了合同,不過當時得到的要求是半年內不能放廣告。

對於這個半年的時間要求,趙姓運營商懷疑是「百度當時還沒有取得廣告相關牌照」,他準備繼續查下去,如果屬實就帶著合同找對應的國家機關舉報。

這位後來甚至變賣賓士來簽下7個地區吧的運營商還表示,百度方面的「謹慎」讓他覺得這會是一個長遠的事情,可以放長線釣大魚。他告訴記者:「百度對於廣告運營還有規定和審核,不是外界以為賣了吧運營商就能隨意打廣告。廣告位有限制,廣告的具體內容也要百度方面來審核。」

而關於運營貼吧的未來收益,在7月被終止合作以前,運營商們普遍心懷樂觀,甚至在「血友吧」事件後,他們也認為只是涉及到醫療相關的敏感貼吧,與自己關係不大,更不曾預料「魏則西事件」會成為導火索——畢竟後者指向的是「莆田系」。

這些運營商也沒有去分析賣吧事件可能帶來的影響,在他們看來,百度如此體量的一家上市公司,被罵一下影響並不大,「等事件過去輿論有了新動向,大家該用你的產品還是會用你的產品。」

賣吧事件尚且如此,「魏則西事件」則更不用說。在魏則西事件期間,有運營商稱完全沒有考慮過可能引起的連鎖反應,甚至在國家機關進駐百度展開調查的新聞出現後,他們也覺得事情不會太嚴重——按照運營商的說法:畢竟百度這麼大的一家上市公司,國家不會關了的。運營商認為,一來是認為整頓的直接結果是搜索,二來他們自覺沒有太多的主動權——畢竟已經交了一年的運營費,如果提退出即意味著毀約。

不敢毀約的運營商最終等來的是百度將終止貼吧商業化的新聞,他們此時才如夢方醒,緊急聯繫起百度方面,但得到的只是一封令他們憤怒的回復郵件,內容如下:

1

這些運營商此時才意識到,在和百度達成的「戰略合作協議」里,並沒有規定百度違約的條款,他們決定向百度申訴並獲得賠償,但等來的是另一封更加詳細的通知,內容為:

2

於是在得到第二封郵件後,原本分散的各地運營商決定聯合起來,前往百度大廈討要說法。但如前文所述,談判並未有取得實際進展,雙方陷入僵局。這些運營商決定以所有能用的方式引起關注。「現在先在百度大廈門口和周邊,再去一些新聞報社大廈找記者,然後找百度的主管單位。」蔡姓運營商稱。此外,還有運營商指出,在和百度的合作里,費用相關的發票存在問題。「要麼是發票少開,交了30萬,發票只有22萬。要麼就是直接沒有發票。」運營商表示還要向稅務相關單位發起舉報。

而針對運營商的抗議,百度方面表示暫無具體回應。百度方面認為終止貼吧商業化符合用戶體驗和利益,而且一切都在按照合約進行。涉及運營商提出的發票問題,百度方面向記者回應稱:「百度公司對於代運營商開具發票的流程是,只要代運營商基於實際發生的費用提出開具發票要求,我們都會開具發票,並且沒有拖延情況。部分代運營商此前未提出開具發票,因為涉及到發票時限等規定,我們都會等待其提出相應要求後再為其開具發票,以避免發票過期對代運營商造成損失。對於沒有開具發票的代運營商,隨時來我司開具。」

實際上,從運營商方面來看,他們目前也情緒複雜內心矛盾,一方面是希望通過極端的方式來發泄不滿,另一方面則對百度方面的態度心懷僥倖,在抗議現場接受記者採訪後,他們中不少人通過電話和QQ私下告訴記者希望隱去地區和真實姓名,以免百度在未來賠償時「算賬」。

這種內心的複雜情緒也能從抗議現場看出。在記者趕到時,他們主動要求拍照,一開始的動作是面朝百度大廈,露出後背上的抗議文字。其後他們中的代表倡議大家跪下拍一張,「雖然沒有尊嚴,但如果能要回賠償也沒什麼好在乎的。」

記者問抗議運營商是否有過最壞的打算,他們表示目前還來不及考慮,甚至對於離開北京的日期也沒有計劃,那位花費了60多萬元的河北運營商表示:「如果沒有賠償,就想辦法一直抗議下去,反正不能讓百度就這樣提褲子走人。」

對於百度來說,這也是一個尷尬的時刻,在被用戶和輿論一次次詬病後,百度希望壯士斷腕重獲新生,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千絲萬縷的利益剪不斷理還亂,百度正陷入一場自己造成的囧境中。

新浪科技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