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詩人發佈「正能量」救災詩

006DD28779E1350B7EB4F076264CF132【博聞社綜合】天津港爆炸事故發生不到48小時,《濱海時報》高級編輯陳麗偉就按耐不住,寫了首《第二聲是衝鋒的號令》的「正能量」救災詩。

陳麗偉親歷了這場災難。他告訴記者,爆炸發生時,他正在事故發生地三公里開外的家中休息。陳麗偉說:「作為濱海新區詩人、作家,我有義務拿起筆來,為這場向災難鬥爭的戰役提供支持,傳播正能量。」

全詩以危化品倉庫的後兩次劇烈爆炸為線索,讚頌了黨中央、國務院的果斷決策,謳歌了消防官兵的捨生忘死、醫務工作者的廢寢忘食和志願者的大公無私。

作者賦予這兩聲爆炸以多重意義。他寫道,對於百姓,「第一聲從耳朵震到心裏,第二聲從心靈震到魂靈」;對於消防官兵、醫務工作者和志願者,「第一聲是災難無情的進攻,第二聲是奮起迎敵的號令」;對於黨中央、國務院,「第一聲炸響在渤海灣邊,第二聲回蕩到天安門前」。

文末,作者寫下這樣的詩句:「災難壓不倒濱海人,雨後的樹木會更加蔥蘢。心貼着心就有不滅的希望,手拉着手就是鋼鐵的長城!」

可惜大多數讀者沒有感受到「正能量」,倒是感受到歌功頌德。

「馬屁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

「中國的悲哀正在於中國文人的道德淪喪,在於士大夫的趨炎附勢,元朝以後這個階層就沒了風骨。」

「奇葩!把災難當作歌功頌德的跳板!」

附:《第二聲是衝鋒的號令——寫在天津港8·12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之後》

第一聲從耳朵震到心裏,

第二聲從心靈震到魂靈……

夜靜更深的巨響發聵振聾,

碎裂的玻璃刺進孩子的哭聲!

晃動的樓宇驅趕着慌亂的腳步,

掉落的門窗砸碎了多少人的夢境……

滿院子的人們驚魂未定,

滿大街的人們驚魂未定,

他們剛剛還素不相識,

此刻渴望劫後餘生的相擁。

突如其來的災難,

讓人與人多了親情,

短暫的驚慌之後,

他們很快就擰成一股繩!

第一聲是災難無情的進攻,

第二聲是奮起迎敵的號令!

最先衝進火海的,

依然是可敬的消防官兵。

最危險的地方,

總少不了他們矯健的身影。

逆風而行的雄鷹搏擊長空,

逆水而行的帆船駕馭長風。

當人們匆忙地逃離危險的中心,

你逆行的身影成為最美的風景!

滾燙的青春搏擊着滾燙的火舌,

頑強的意志抵制着兇殘的災魔。

瞬間的爆炸瞬間照亮天地,

生命的哀歌恰是一麴生命的頌歌!

邵俊強、尹艷榮、田寶健、

袁海、甄宇航、楊綱……

請讓我們記住這些年輕的姓名,

為了我們活着的,

他們剛剛犧牲了最寶貴的生命!

有人說名字就是一個符號,

你可知簡單的符號其實意義無窮?

就像鮮艷的團徽莊嚴的黨徽,

他們這些名字,叫作英雄!

第一聲是災難的進攻,

第二聲是衝鋒的號令!

已經下班的醫生,

又立即全部回到崗位。

那一襲襲忙碌的白衣,

給傷者和家屬天使般的安慰。

有一種威脅叫死亡,

有一種戰場無硝煙。

有一種迎敵叫迅速,

有一種奉獻叫無言。

當病魔向傷者張牙舞爪,

你嚴陣以待的矛戈豁然出現。

當傷者病情穩定好轉,

你已疲憊如風中的葉片。

沒有人記得你的姓名,

沒有人記得你的容顏。

人們只記得你處置熟練,

人們只記得你白衣翩翩。

第一聲是災難的進攻,

第二聲是衝鋒的號令!

一下子,

那麼多志願者湧現出來;

那麼多物資堆積起來;

那麼多愛心車開出來;

那麼多獻血者排起長隊來……

昨天還在頑皮嬉鬧的少年,

今天正緊張有序地運送傷員。

昨天還擼串慢搖的少女,

今天正井井有條地分發盒飯……

在安置點,在受災戶,在封閉路段,

在醫院,在病房,在病床前,

引導行人,接送物資,護理傷員,

到處有志願者的身影出現。

在電腦,在手機,在平板,

在微信,在微博,在朋友圈,

梳理信息,屏蔽謠言,傳遞溫暖,

到處有志願者的頭像忽閃……

第一聲炸響在渤海灣邊,

第二聲回蕩到天安門前。

今夜的濱海不孤單,

全國人民都在關注咱。

今天的濱海請放心,

高精尖的設備上陣前!

第一聲從耳朵震到心裏,

第二聲從心裏震到魂靈!

災難壓不倒濱海人,

雨後的樹木會更加蔥蘢。

心貼着心就有不滅的希望,

手拉着手就是鋼鐵的長城!手拉着手就是鋼鐵的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