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去世 學者議論中亞證據

2014年5月9日勝利日慶祝活動前夕,市政工人在莫斯科紅場上做準備。莫斯科的許多市政工人來自烏茲別克,在俄羅斯的外國勞工中,烏茲別克人最多,超過其他中亞國家(美國之音)
2014年5月9日勝利日慶祝活動前夕,市政工人在莫斯科紅場上做準備。莫斯科的許多市政工人來自烏茲別克,在俄羅斯的外國勞工中,烏茲別克人最多,超過其他中亞國家(美國之音)

【博聞社】剛去世的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生前一直致力於限制俄羅斯在中亞影響。他在世時中國在烏茲別克的投資不斷增加。美國之音指出,位於古絲綢之路上的烏茲別克在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以及中國的中亞能源戰略中都扮演關鍵角色。長期執政的卡里莫夫總統去世後,這個重要中亞國家政局未來將如何發展引起各方、特別是俄羅斯的關注

據報道,俄羅斯最近有許多人呼籲應把握機會拉近同烏茲別克關係。有分析認為,近年來,中國在烏茲別克的經濟活動日益活躍,而俄羅斯仍然在中亞國家保持著巨大政治和軍事影響,卡里莫夫之後的烏茲別克將成為中俄兩國角力的平台,同時也能將使中俄關係面臨新考驗。也有分析認為,中國、俄羅斯和西方都不希望烏茲別克等中亞國家陷入混亂,造成當地極端伊斯蘭勢力壯大,因此中俄在中亞也有共同利益。

美國之音引述哈薩克政治學者薩特帕耶夫說,卡里莫夫領導的烏茲別克不像哈薩克那樣與俄羅斯關係密切。不過,哈薩克權貴階層在西方國家有許多房地產和各種資產,同歐美聯繫密切,而烏茲別克權貴階層的許多生意和資產都集中在俄羅斯。俄羅斯首富烏斯曼諾夫就來自烏茲別克。他說,這種利益關係可能導致卡里莫夫之後,烏茲別克新領袖在對外政策上做出調整。

薩特帕耶夫:「卡里莫夫一直試圖在俄羅斯、中國和美國之間保持平衡。特別是最近烏茲別克與美國關係轉暖。但卡里莫夫之後,烏茲別克權貴集團可能會更多轉向俄羅斯。但另一方面,中國現在是烏茲別克經濟的主要投資人,這是烏茲別克新領袖必須要考慮的因素。不僅是在烏茲別克,俄羅斯的經濟影響在中亞各國正在減弱,而中國卻在擴大。」

卡里莫夫因為下令開槍鎮壓民眾示威,以及在國內從事政治迫害遭到人權人士和西方世界的激烈批評。但卡里莫夫執政時非常擔心俄羅斯威脅烏茲別克獨立,一直致力於限制俄羅斯在中亞影響。烏茲別克對二次大戰的評價與俄羅斯不同。許多與前蘇聯有關的塑像在他執政期間都被推倒。

報道還引述俄羅斯中亞學者庫爾托夫說,烏茲別克社會主要由年輕人組成。他們最近20年來所受到的都是卡里莫夫一手確定的意識形態教育,很難想像烏茲別克能很快轉向俄羅斯。

他認為,烏茲別克對外政策特點是輪流更換主要戰略夥伴,避免過於倒向中國、俄羅斯、美國和歐洲任何一家。烏茲別克新領導人可能繼續這一策略。但不管怎樣,俄羅斯在烏茲別克的利益確實感受到來自中國的擠壓。

庫爾托夫:「中國的影響客觀地講在整個中亞地區都在擴大,中國影響遠超過美國。俄羅斯也因為中國影響的擴大而受到排擠。」

同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俄羅斯政治學者馬爾科夫說,卡里莫夫去世後,中國會繼續它在烏茲別克和中亞地區的經濟擴張,俄羅斯應利用政治手段限制中國影響,不能讓中國影響佔據支配主導地位。作為克里姆林宮智囊團成員的馬爾科夫曾是國家杜馬議員。他特別稱讚了普京總統在卡里莫夫去世後試圖拉近與烏茲別克關係的舉動。普京是唯一一位前往卡里莫夫墓地獻花的20國集團領導人。

報道指出,在與中亞各國關係中,俄羅斯與烏茲別克關係波折最多。烏茲別克不但沒有參加普京一手打造的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共同體,還一度退出了由俄羅斯控制的另一個重要組織-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但這並沒有影響普京在杭州的新聞會上讚揚卡里莫夫。普京憑弔卡里莫夫墓,並與未來將主導烏茲別克政局的關鍵人物接觸引人關注。

烏克蘭著名記者和時事評論人士普洛特尼科夫說,俄羅斯等待著卡里莫夫去世的那一刻。莫斯科期望能把烏茲別克重新拉入自己的懷抱,讓烏茲別克新領袖親俄羅斯,使他成為自己人。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