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方百计算计百姓” 雄安百姓因“千年大计”遭殃

【博闻社】 一个正常的民主社会,类似政策出台,经过反复论证,是否通过取决于当地民众的听证和投票。这个透明公开的过程,杜绝了黑箱作业给决策者带来的丰厚利益。这也恰恰是专制政府倾尽一切力量保住黑箱作业的制度。 “千年大计”——雄安新区成立消息公布后,让原本默默无闻的河北小镇瞬间沸腾了,房价首当其冲从3000/平米,一夜间暴涨5倍至15000/平米。随着房价的暴涨,当地人都幻想着获得巨额的拆迁补偿款,规划美好的未来。然而这仅仅只能是幻想。

“千年大计”为何选址雄安,政府、媒体和专家冠冕堂皇的指出:雄安新区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捷通畅、生态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其实这都是骗人的把戏,真把群众当三岁儿童了,最根本的原因是河北雄县、容城、安新3县“最穷!!!”,贫困县最多,政府需要支付的拆迁补偿款最少,最划算。于是政府在一年前就叫停了房产交易,房价炒太高,补偿成本自然会被拉高。去年下半年以来,各乡镇主要路口都出现了‘两违’检查站,盖房用的钢筋、水泥、黄沙等建筑材料根本进不了村,防止村民盖房。有村民调侃到:“千年大计”俗称“千方百计算计百姓”。

图:检查站

雄安新区计划一期拆迁从安新县安州镇以北到容城共计60个村,政府流露出的补偿书上,每亩地仅6万元,宅基地补偿1100元/m2,住房300-700元/m2,引发巨大民愤,然而政府控制言论自由,禁止媒体采访,互联网上全面封杀真实报道,表面上一片和谐,博闻社了解,当地已经人心惶惶,很多村民都表态要与家乡共存亡。
图:拆迁补偿协议

图:拆迁补偿协议

然而,当村民向容城县、安新县政府相关工作人员求证时,他们均不约而同地称新区规划方案暂未出台,淀区也没有具体的乡村搬迁方案,政府否认该补偿协议为最终协议,拆迁陷入停滞。某村一位李大爷说“听说村里要搬迁,但具体什么时候搬、搬到哪、如何补偿,现在谁也搞不清楚。”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