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博樹《中美俄三國演義》第十二集:1980年代的中蘇改革


上個世紀80年代可謂不同凡響,中國推動了鄧小平式的經濟改革,蘇聯則進行了戈爾巴喬夫式的“公開性”和政治改革,這些改革是如何發生的?他們之間有什麼異同?又對中蘇兩國乃至世界產生了怎樣的影響?這期間中美蘇三國的關係又是怎樣的?
問題一:能否請您談談為什麼在1980年代中蘇兩國都先後發生了被稱為“改革”的重大變化?
從制度現代化的歷史大邏輯角度看中蘇改革:對1917年革命、1949年革命所代表的歷史扭曲的矯正。但又各有各的具體歷史語境。先看中國:文革把毛的動員式極權主義和烏托邦改造工程推到極端,改革開放是中共不得已的選擇。

問題二:有人說中國80年代的改革是“先經濟、後政治”,真有這樣的改革路線嗎?
中共元老並無此意。他們一直在阻撓政治改革和真正的思想解放。核心是不想放棄對權力的壟斷。對毛和文革的評價也體現這一意圖。胡趙試圖有所作為,他們的局限。民間的努力。

問題三:人們一般承認,美國對於中國的改革開放是起到了促進作用的。您怎樣看這個問題?
當然是這樣。但從中共角度講,這個問題有兩面性:既希望美國幫助中國發展,又擔心被和平演變。這個糾結從1972年以來就一直存在,只不過為了抗衡蘇聯,不太明顯罷了。開放年代這個問題越來越凸顯出來。美國人反倒相對簡單,除了希望促進民主外,80年代對中國的幫助(包括軍事)仍有抗衡蘇聯的考慮。

問題四:蘇聯的改革又是在什麼背景下發生的?
斯大林主義到赫魯曉夫“解凍”到勃列日涅夫“停滯”。蘇聯的老人政治。安德羅波夫和契爾年科的短暫掌權。戈爾巴喬夫出現:再談歷史的生成性。戈的“新思維”: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從“公開性”開始。

問題五:蘇聯雖然沒有了老人政治,但改革也並非一帆風順。據您看,戈的改革遇到了哪些阻力?
官僚集團的阻力(經濟改革未能起步);認知衝突(守舊派知識分子);改革派內部的問題(戈爾巴喬夫、葉利欽、雅科夫列夫);對改革步驟的把握還欠火候。但總的說,戈的改革前無古人,成就巨大,開歷史之先河。

問題六:中共御用文人往往詆毀戈,說戈葬送了蘇聯,葬送了社會主義。為以正視聽,能否請您歸納一下戈爾巴喬夫改革的最重要成就?
為共產主義類型的政權進行和平民主化轉型提供了重要經驗,證明這樣的轉型是可能的;政治改革帶有全方位性,從放開言禁、黨禁,到自由選舉(1989年人代會),到廢除“第六條”,實行總統制(1990年);提出新的全球政策,人類和平高於意識形態競爭,為結束冷戰創造了條件。當然,改革帶來新的問題,分離主義傾向加劇,最終被保守派所利用,導致蘇聯解體。
真是波譎雲詭,一波三折。80年代的改革動搖了社會主義的傳統觀念和體制,也激起進一步變革的衝動。但結果卻相當不同:在蘇聯東歐,變革導致整個共產極權制度的垮台;在中國,偉大的1989天安門民主運動卻遭到殘酷鎮壓,最終功敗垂成。為什麼是這樣呢?請看第十三集“六四屠城、柏林牆倒塌與八一九事件”。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