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駕駛機艙吸電子煙致航班急降 國航解除機組合同

機艙掉落氧氣面罩

【博聞社】就7月10日國航CA106航班在巡航階段發生緊急下降事件,民航局13日公布初步調查結果,因副駕駛在駕駛艙內吸電子煙,為防止煙霧煙味瀰漫到客艙,錯誤地關閉了相鄰空調組件,導致客艙氧氣不足。民航局表示,此次事件的詳細原因正在調查核實,如屬實會依法依規,嚴厲查處。當晚國航發布消息,決定對涉事機組做出停止飛行資格、並依法解除勞動合同。

有航空業內人士透露,機組成員帶煙上飛機的「潛規則」確實存在。「乘客不能做的,機組更不能做」,航空專家表示,飛機急降突然失壓危及機上人員生命,後果嚴重。此次事件背後凸顯對於機組人員和駕駛艙的監管存在漏洞,相應的整頓迫在眉睫。

副駕駛吸電子煙誤關空調組件

7月10日,由香港國際機場飛往大連周水子機場的國航CA106航班,在飛行過程中發生緊急下降,並釋放了旅客氧氣面罩。該航班於北京時間22時31分在大連機場安全落地,機上153名旅客、9名機組成員無人員受傷,飛機沒有受損。

乘客孫先生介紹,根據當時他手機上GPS顯示,飛機在經過揭陽時,飛行高度由11000米快速下降至4000米,緊急面罩脫落,當時機上乘客較為冷靜,工作人員也在安撫乘客。「除了呼吸不舒服沒有明顯身體不適,但是緊張壓抑感非常強。」

13日上午,在民航局舉辦的例行發布會上,航空安全辦公室副巡視員喬以濱通報了此次事件的初步調查結果:7月10日,國航737-5851號機執行CA106香港至大連航班,機組在廣州區域上空誤把空調組件關閉,導致座艙高度告警,機組按緊急釋壓程序處理,釋放了客艙的氧氣面罩。在下降到3000米後,機組發現問題不對,恢復了空調組件。

據悉,經過初步調查,事故原因為副駕駛因吸電子煙,為防止煙霧煙味瀰漫到客艙,在未通知機長的情況下,實際上想關循環風扇,錯誤地關閉了相鄰空調組件,導致客艙氧氣不足,客艙高度告警。

國航建議吊銷飛行員駕駛執照

7月12日,中國民用航空東北地區管理局表示,事件發生後,東北局迅速成立調查組,於第一時間開展調查。調查組對飛機狀態進行了檢查,對相關數據和資料進行了封存,對機組成員進行了調查筆錄。

據了解,中國民用航空東北地區管理局已將飛機的飛行數據記錄器(FDR)和駕駛艙語音記錄器(CVR)送往中國民航航科院進行解碼分析,後續將依據分析結果,進一步展開深入調查。

民航局13日表示,目前,詳細原因正在調查核實中,如調查屬實,一定會依法依規,嚴厲查處。

13日晚7時許,國航發布消息稱,經調查核實並依據公司安全管理規章,決定對涉事機組做出停止飛行資格、並依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處理。對負有責任的相關管理人員進行了嚴肅處理。建議民航局在完成調查程序後,對涉事機組的從業資格做出處理,吊銷其持有的飛行員駕駛執照。

駕駛艙吸煙存監管「盲區」

記者13日聯繫到多位飛行員及機場維修人員,均表示機組在駕駛艙內吸煙其實是行內「潛規則」,甚至有機場默認每個機組帶一個打火機上飛機。

一位不願具名的民航法律專家告訴記者,根據相關規定不可以帶火種上飛機,但確實在實際操作中有機組悄悄帶煙上飛機抽,也出現過飛行員把煙霧報警感應器「抽報警」的情況。

「這就是一個監管盲區。」首都機場一位地勤認為,飛機上不應吸煙,然而行業內確實存在機組成員帶煙上飛機的「潛規則」。「在飛機駕駛艙抽煙沒人監管,地面和乘客也不會知道駕駛員抽煙。」

另一位飛行學院學員說,他在美國學習了13個月,美國飛行員的法律意識就很強,「我的教練甚至建議我乾脆把煙戒了,免得『憋不住』。」

在有30多年飛行經驗的王機長看來,此次事件中這位「機組副駕駛人員」誤關空調的行為讓同行「笑掉大牙」。「想關循環風扇結果關了相鄰的空調組件,這會導致客艙缺氧,是很危險的。歸根到底,還是這位飛行員操作不熟練。」

關於這位副駕駛的吸煙行為,他說,乘客在飛機上吸煙是我國民航總局明令禁止的,平時搭乘飛機時都能在明顯位置看到「禁止吸煙」標識。

「然而,機組人員安檢通道和普通乘客安檢通道不同,對攜帶物品的要求也不同。實事求是地說,機組人員抽煙現象時有發生。」王機長介紹,機組人員的香煙、打火機、電子煙等都可以通過安檢帶上飛機。

高空緊急釋壓或致嚴重後果

記者了解到,高空客艙釋壓會對人體生理產生一定的影響,主要是由於低氣壓和缺氧兩個因素造成的。在釋壓後,吸入自然氣體中氧分壓低,會造成人缺氧。人體在高空中處於缺氧環境下會出現頭痛、疲勞等癥狀,重則還會眩暈、昏迷,甚至喪失意識。

新京報/長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