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鐘》撤展 中國電影進入審查嚴冬時代

張傑 博特

北京/紐約—— 在農曆春節期間,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在中國大陸火爆上演。與此同時,還有一部中國影片在國際上反響熱烈,就是張藝謀入圍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角逐金熊的《一秒鐘》,然而,在最後時刻它退展了。兩部影片有着不同的命運。

《流浪地球》契合了中國領導人要引領世界,為人類提供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的「雄心」,而大紅大紫;《一秒鐘》觸及了中國的陰暗面,觸碰了思想禁區,儘管國際上反響強烈,但也不得不退場。

與此同時,中國官方也開始對網絡上的短視頻以及一些網劇實行「先審後播」。中國的電影市場和媒體正在遭遇意識形態審查的寒流。

針對此事,博聞社駐北京記者博特採訪了中國獨立媒體人伍德,他表示,一些二次元愛好者(大中小學生都有)普遍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現在B站之類的網站發彈幕早已經和論壇一樣要求綁定手機號、實行實質實名制,而且存在彈幕舉報機制,基本上很少出現政治內容,淫穢色情或者廣告內容也往往很快會被清除。他們大都覺得當局這樣做是小題大做,而且這樣會導致實時彈幕失去趣味性,徹底和評論區無異。

不過也有人調侃說這個彈幕審核機制一出來的話會創造大量就業崗位,事實上很多平台新近已經開始招人了。

另一些比較關心政治的動漫愛好者則認為這是中共對民間輿論草木皆兵的表現,他們覺得當局這麼做名為打擊低俗,實際上是害怕視頻彈幕出現政治諷刺言論。除了外界比較熟知的習近平相關視頻在B站(年輕人常用的動漫娛樂網站bilibilli)普遍被禁評、禁彈幕外,有些酷似習近平的動漫形象(如維尼熊、火星鼠騎士中的長得很像習近平的那個反派等)的相關視頻也成為當局防堵對象。

但是即便如此B站上的政治類相關視頻的彈幕中在龐大的水軍團隊作用下依然有少量隱晦的政治異見言論出現在彈幕上,這些彈幕其實也很快會被刪除,但是依然成為當局的眼中釘。熟悉相關情況的人認為這個其實才是這次彈幕先審後播政策出台的真正原因。

對於張藝謀的《一秒鐘》他坦言,張藝謀與中共當權者的關係可以說幾經波折。1989年6月初,八九民運被鎮壓後,張藝謀對北京天安門附近發生的一切表現出深深的震驚。當時《菊豆》的拍攝進入尾聲。六四之夜,張藝謀徹夜未眠,他和幾位劇組人員看到了鎮壓的真實場面:血泊中的學生、燃燒的公車、狼藉的街道。曾多年為張藝謀充當文學改編策劃的王斌後來回憶道:”我注意到,他受到了很大震動,這畢竟是他的國家。”

張藝謀更改了《菊豆》的結尾。王斌說,在《菊豆》的結尾出現了一場大火,”這表現了我們的心情,那是六四。”
張藝謀電影藝術的上乘之作《菊豆》(1990年)、《大紅燈籠高高掛》(1991年)和《活着》(1994年)直到90年代中期一直在中國被禁映。根據余華同名小說改編的《活着》是張藝謀最後一部”挑戰”審查部門的電影。影片跨度40年,通過一個皮影戲藝人一家人的故事講述了中國當代歷史的巨變以及文革的災難。
1994年《活着》在戛納電影節獲獎時,張藝謀沒能獲准出國。接下來5年中,他被禁止用外國投資拍片,甚至面臨被禁止在中國拍戲的危險。但張藝謀希望在中國工作。
到了1998年,與審查部門間不斷的摩擦終於成為過去。張藝謀導演的歌劇《圖蘭朵》在故宮上演。2005年這部歌劇還在多個西方國家露天上演,其中包括慕尼黑奧林匹克體育場。2008年張藝謀執導了北京奧運會開幕、閉幕式並獲得好評。此後,他成為200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0周年慶典的總導演,這位世界知名導演最終被收編為中國當權者的官方活動策劃師。
雖然張藝謀的電影一再觸及敏感的社會和歷史話題,但這位68歲的導演早已不再是對政府持批評態度的電影人。他藝術態度的轉變歷程以及現在的再次被封殺讓人無謂雜陳,我們可以從他的人生中看到中國電影人從堅守原則到被迫與體制妥協勾兌的無奈,同時也可以看到在日趨收緊的政治高壓下連張藝謀這種試圖平衡藝術價值與「政治正確」關係的體制內電影人都被當局排斥的諷刺性事實。
受訪嘉賓的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並不代表博聞社立場
中國獨立媒體人伍德對本報道有貢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