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關閉中國孔子學院 為何北京對此沉默不語?

博特

北京—— 一段時間以來,數十所中國在海外的孔子學院被一些國家相繼關閉。在去年下半年中國在美國多個州的孔子學院相繼被國會發起調查,根據調查人員所掌握的一些事實顯示,確實有數十所孔子學院存在與北京協助其搜集當地的情報。

此外,中國外交部對此的說法似乎很不明確,發言人陸慷在近期的一場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不要將其政治化。北京對此的態度的不明確對孔子學院的性質更加質疑。

一直以來,外界輿論對於孔子學院的雖然掛「孔子」但是實際上與其不符。一方面對於北京肆意在國內拆除有關宗教和一些帶有傳統文化的建築以及書籍進行拆除和收繳。

這一系列的動作對於外界來說產生懷疑,北京一方面向海外推出孔子學院又一方面加大對國內的文化進行迫害,兩面說辭難以信服。中國從2004年起在國外設立多所孔子學院,截至去年底,全球有140多個國家、設立了超過500多間孔子學院。美國目前有過百間孔子學院。

美國北佛羅里達大學在去年也發表聲明,表示經過「仔細考慮」後,宣布關閉中國孔子學院。校方聲明說,審視了過去4年的課堂活動以及資助活動,發現與學校的目標和使命並不相符。不過,校方並沒有列明關閉學校的原因,只是交代按法律規定。

除佛羅里達州關閉孔子學院之後,北佛羅里達大學,美國芝加哥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西佛羅里達大學也先後終止與中國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其中,芝加哥大學在2014年,有過百名教授聯署反對設立孔子學院。德國、法國、瑞典、加拿大也先後有大學停止與孔子學院的運作。

對此,美國全國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研究項目總監蕾切爾‧彼德森(Rachelle Peterson)此前表示,目前已經有9所美國大學關閉孔子學院,她表示,「孔子學院限制了有關中國的論述,為中國政府的形象洗白,這種宣傳手法不應在高等學府中存在」; 而不討論敏感的政治話題也被彼德森認為是學術不自由。

其在2017年為美國全國學者協會撰寫報告時指,孔子學院刻意避開中國政治歷史、人權問題,又強行承認台灣、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負責國外孔子學院項目、中國漢辦主任許琳在2014年接受BBC訪問時表明,所有從中國大陸送出去的教師,都是會遵守中國法律的中國公民,中國法律不允許老師有權利或自由在大學校園中說「法輪功是正當的」,而這些中國大陸的老師,也一定會說「台灣屬於中國,只有一個中國」。這些由官方指派的教師被外界看來也是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

而在最近一段時間正值美中貿易戰的關鍵期,華盛頓的兩黨國會議員又同樣排除了政治分歧再次將孔子學院的事情擺在檯面上,這似乎與接下來三月份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事情有一些關聯。不過,北京在最近忙於貿易戰一事,對於孔子學院不是很在心。

對此,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博聞社表示,華盛頓在貿易戰期間對中國孔子學院再次發起調查是因為最近幾年中共所作的大外宣不再韜光養晦,不去重視本身的文化發展。

他還表示,如果真的像傳播文化的機構為何還要強制控制教師不能做一些敏感的題目?

對於北京在海外開設多所孔子學院,有分析認為這是北京為其一帶一路的發展鋪下的文化陷阱,一方面博得當地國人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好感,另一方面,北京又秘密進行文化滲透和搜集情報工作,呂秉權表示,國與國之間搜集情報是很普遍的事情,對於中國來說,間諜的種類有很多不光是孔子學院,如果是事實,只不過是中國對海外間諜行為的掩護,利用孔子學院來包裝,一種柔性策略。

在去年早些時侯,美國參議員盧比奧連同泰德‧克魯茲(Ted Cruz)、喬‧威爾遜(Joe Wilson)等,推動立法禁止高等學府的間諜和知識產權盜竊活動,要求孔子學院向美國司法部登記為「外國代理人」,同時又要求學校公開獲海外機構資助的數字,揚言如果學校決定與孔子學院合作,就不能夠得到美國聯邦政府的資助。

一位長期從事並負責海外學術機構要求匿名的聯邦政府高級官員對此表示,北京長期將孔子學院作為對外文化軟實力的推行,而美國的文化在中國的傳播常常受到阻礙,這是不公平的,北京雖然一直強調孔子學院只是其國家漢語辦公室長期運作,但是這個機構來自政府部門,不得不引起懷疑。此外,北京一直宣稱孔子學院不會存在間諜行為,但是在最近公布的幾所大學的留學生的間諜行為多少與孔子學院有關。

不過,他最後還表示,特朗普政府加強了對來自中國的學術機構有所警惕是件好事,未來也會加大對其他在美的中國學術機構,譬如,一些美國高校長期合作的交換生以及一些短期學術交流。

那麼,孔子學院被關閉的根源是什麼?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也說,孔子學院有點類似西方國家建立的機構。比如,德國也在各地設立歌德學院.

根據記者了解,孔子學院和這些機構有很大的區別;第一,英法德的文化機構是獨立運作,與當地大學沒有關連,最多也只是與當地文化、教育機構合辦一些活動,但孔子學院則在組織上與當地大學連在一起,這是觸發很多爭議的原因。 其次,英法德等文化機構在海外做事,都是在當地憲法大框架之下,尊重當地的憲法和法律。

而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一位議員對此表示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孔子學院的設立給北京一個很好的文化滲透的機會,再加上對於北京已在一些東南亞國家進行很好的外交戰略布局未來這些布局都是通過孔子學院為其服務。

中國把孔子學院視為大國外交策略之一。去年1月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中時指出,要推進孔子學院改革發展,並表示在孔子學院方面,要圍繞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服務中國特色大國外交。

孔子學院原本被視為中國對外輸出「軟實力」的一項措施,但種種決策和營運上卻被指反而突出了中國的「銳實力」。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發表文章,指孔子學院是一種軟實力的包裝,但實質是企圖以扭曲信息引導受眾的「銳實力」。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一位資深高級研究員表示,這些都是中國對外輸出最為重要的部分,包括在一些探討中國文化上,無形的將一些經過「改造」的文化變相的給外界傳播出去。

在面對針對孔子學院的負面評論,中國外交部去年3月強調,孔子學院與外國大學是本著「相互尊重,友好協商,平等互利」的原則,訂立正式協議而設立的,孔子學院的宗旨是「加強中國與有關國家教育、文化交流合作,增進兩國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與友誼」。

北京在最近的指責回復上表現的較為緩和,美中貿易戰持續升級之下,北京手中的牌還會有多少?只有等到3月份的特習會時才能揭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