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銀行的中國生意經:贈送高官奢侈禮物 僱傭權貴親屬

【博聞社】多年來,作為德國最大的銀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已成為金融業行為不端的典型代表。據《南德意志報》、《紐約時報》和西德意志廣播電台披露,德意志銀行曾在十餘年裡向中共高層行賄,以獲得對中國業務的”特權”。賄賂中共政治權貴,贏取在中國的業務。數億美元的交易背後,是水晶馬、高爾夫度假游和拉菲葡萄酒,以及對一百多名權貴親屬的特殊聘用。

媒體審閱了時間跨度長達15年的郵件、電子表格、內部調查報告以及與高管的談話記錄,這些文件顯示:為了打開中國市場,德意志銀行向能接觸到政治人物的顧問支付巨款,給包括江澤民、溫家寶、王岐山在內的政壇高官大手筆送禮,並大舉招聘中共高級領導人的家人,如栗戰書、汪洋和劉雲山的子女等。

近20年前,當德意志銀行把目光投向中國時,它起步已晚。對於這家公司來說,奮起直追意味着投機取巧和扭曲規則。在中國,你認識誰,關乎一切。德銀把「關係」這個「潛規則」運用到了極致。

德銀的”中國先生”

德銀內部腐敗調查的核心人物則是德意志銀行中國分部總裁張紅力(Lee Zhang)。德銀內部稱張紅力為”中國先生”,也知道此人向中國重要人物送禮時一向出手大方。德銀內部調查顯示,張紅力的送禮清單很長,送禮對象即包括各大國有企業的老總,也包括中國權力核心圈的政治人物。

披露報道中提到,為了促成時任中國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同德銀總裁阿卡曼的會晤,德銀曾向一家中介公司支付了10萬美金。

2014年,德意志銀行對張紅力提起訴訟,因為他涉嫌貪污了數百萬銀行資產。具體指控內容包括,張紅力在中國聘用了大批顧問,以幫助德銀打通中國政界和經濟界的關係。為顧問支付的薪酬也相當慷慨,比如曾有顧問為六個月的諮詢獲得三百萬歐元的酬金,薪資水準相當於阿克曼周邊德銀董事的收入。

“太子黨”雲集的德銀中國分部

披露報道指出,德銀內部調查還暴露出該銀行另一項非同尋常的經營方式:據稱,德意志銀行在其中國和香港的分支機構中聘用了上百名”太子黨”,也就是權貴子女,目的就是為了給德意志銀行爭取到訂單。

一家參與調查的律師行得出的結論是,德意志銀行通過這一手段獲得了高達數億美元的回報。據報道,德意志銀行在亞洲各地共聘用了多達兩百名的潛在”太子黨”。內部郵件顯示,在很多情況下,這些”太子黨”除了擁有非凡的家庭背景之外,其他方面並不符合招聘條件。

一名德銀經理曾在電子信中這樣評價一名獲得職位的高官親屬:”他是條件最差的一名候選人。”2008年,另一名德銀管理人員曾在電子信中寫道:”這又是一名有人推薦的關係戶,我們必須給他安排職位。”

當時也曾有人抱怨德銀中國分行人員過多的問題,但這位管理人員說:”我們可以想辦法,讓員工總數不變。”他的意思是說,為了給”太子黨”安排職位,解聘其他員工也在所不惜。

身世顯赫

《南德意志報》和《紐約時報》的相關報道中指出,在德意志銀行中國業務部門供職的”太子黨”人數上百,其中包括現任中國政協主席汪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的女兒以及長期負責宣傳工作的劉雲山的兒子。栗戰書和汪洋在當今中國權力架構中排名分別是第三位和第四位。調查人員發現,19位這類身世顯赫的德銀員工共為德意志銀行促成了103宗銀行業務,帶來了一億九千萬美元的利潤。

《南德意志報》和《紐約時報》的報道中還特別提及了一位名叫黃旭懷(音)的德銀前顧問,據報道此人同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家族關係密切。報道稱,在黃的幫助下,德銀順利擊敗競爭對手,獲得中國一家銀行的股份。為了答謝黃旭懷,德銀先後兩次為他支付了五百萬美元的顧問費。德銀內部當時就有很多人知道,黃姓顧問同溫家寶家族關係密切,法律部門也曾提出警告,認為黃可能是一名’白手套’。《南德意志報》寫道:”至於溫家寶家族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從這筆交易中獲得了金錢利益,則不得而知。”

德銀前總裁稱”一無所知”

《南德意志報》報道稱,德意志銀行前總裁阿克曼(Josef Ackermann)表示,對於上述非法資金往來和神秘顧問的事情,他一無所知。但在一次德銀內部問訊時,阿克曼坦承,他知道德銀一名中國籍高管同溫家寶的兒子私交很好,但他當時並不認為他們之間也有商業往來。

德國之聲/紐約時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