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憲法日「:自欺欺人的遊戲

憲法日
西北政法大學學生在紀念憲法日

【博聞社】12月4號(今天)是中共的所謂「憲法日」,中國官媒意料之中的主題以此呈現,但憲法真正的本質是「限制公權力,保障私權力」這點中國官方是決然不敢提及的。民間政治觀察者們對此大多具備明晰的認知水平,博聞社收集的一些相關輿論,足以證實這點。截止發稿時分,國內社交媒體尚未嚴格屏蔽這些評論。

來自律法界——劉曉原律師:今天是中國憲法日。中午,我接到江蘇鎮江市訪民馬玉鳳電話,她是我以前的當事人,說她可能會被刑拘,到時要請我做辯護律師。我問因何事擔心被刑拘?她說,前幾個月,與一個姓吳的訪民到北京上訪,被截回當地後,姓吳的訪民被限制在賓館,她被限制在家中。姓吳的訪民在賓館限制了兩個月,現已被刑事拘留送進看守所,擔心自己也會被刑拘。馬玉鳳因為房屋強拆問題,多次進京上訪,多次被行政拘留,還被刑拘過一次。前不久,鎮江市有一個叫熊菊香訪民,也是房屋拆遷賠償問題,十一次被行政拘留,最後一次上訪,沒有過激行為,被截回鎮江市就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一審法院判她一年零九個月有期徒刑。

前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今天是所謂的憲法日,一些人又在勸喻當局實施現行憲法,保障公民權利。我想坦率地說一句,我覺得這種勸告完全是違反常識的,因而也是很無聊的。最基本的政治學常識告訴我們,對公民權利的切實保障,只是特定的政治體制運行的結果,也就是說,只有在民主政治和分權制衡的體制下才有可能。無視或迴避現行的政治權力結構,來談憲法實施和權利保障,只會對公眾造成一種極為有害的誤導,讓人們誤以為在權力壟斷與權利保障之間,並不存在根本性的衝突。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如果不是無聊的兒戲,那又能是什麼呢?

政治研究人士——溫克堅: 無論從立憲過程,序言和條文來看,82憲法都是一部專政憲法,沒有任何正當性可言,因此所謂的憲法日不過是一次恣意權力的展示和對公眾的羞辱而已。

來自大陸媒體人——前記者劉虎:西北政法大學那個憲法頂個地球雕塑,被說成憲法頂個球。後來把球拆了,又被說成球都不頂。再後來,乾脆把雕塑全拆了,憲法大腕董和平老師也調到青島大學去了。

大陸網友:最習慣性的互粉:《憲法》:「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黨章》:「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

另,今日獲悉,因寫作並出版《洗腦的歷史》,傅志彬去年九月莫名失蹤,後被控非法經營,今日宣判:一年八月,罰金15萬。張贊寧和劉志強做無罪辯護。江西省公安廳(國內安全保衛總隊)下發給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的題為《關於對〈洗腦的歷史〉作者付志彬立案偵查的函》,由省公安廳跳過市公安局,直接下發給青山湖公安分局。函中寫道:「付志彬在書中抹黑、歪曲我黨歷史,否定我黨建國執政的合法性,攻擊馬克思主義為『思想洗腦和思想控制』,誣稱『中共在蘇俄的支持下建立並奪取政權,運用紅色恐怖洗腦術控制全國人民的思想』、『其使用的方法不過是在列寧的紅色恐怖洗腦術上加了簡化版的中國傳統權術』,並對我黨的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等極端侮辱、抹黑,影響十分惡劣。」;「該案為『政治問題非政治化處理』原則的具體應用,本質是國保案件,按照省廳的有關意見,應不納入執法考評監督檢查,請及時協調法制部門,有關具體事宜請商我總隊。」

卡佩萊蒂在《比較法視野中的司法程序》一書中寫到:「現代憲政加上其基本因素——一部公民自由的權利法案及其司法執行是在我們現實世界中實現自然法價值的唯一現實主義的嘗試」,憲法只有作為自然法的實在化,方可具有超越性的權威,據此形成了其他一切人類社會的權威(無論君主、民主或黨主)之邊界。舍此精神,別無憲政。

3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